av母女

av母女

 故少用羌活、桂枝以祛风,则风自易解。 况五苓散亦非单利湿之药也,其白术、茯苓原能健脾生胃,今多加为君,则补重而利轻,所以能健功之速。

第胃不怯,则胃之气不逆,胃气旺而水怯,胃气怯而水旺。其不欲闻人言者,脾寒之极,其心之寒可知,心寒则胆怯,闻人言则惕然惊矣,故不愿闻。

此方逐水至神,因王不留行性速善走,故用之以祛除耳。夫骨中髓热,必耗其骨外之血,骨外血热,必烁其骨中之髓。

不知久渴之后,日吐白沫,则熬干肺液。不知树木岁久,始能成精,物经长久,未有无毒者。

夫胃气即阳气也,胃旺则阳旺,而分为二者何故?治法补心火之不足,不可泻相火之有余,盖泻相火,则君火益衰耳。

膀胱与肾为表里,而肺为水道之上游,二经足而水有源流,二经虚而水多阻滞。此方补肾健脾,又有散风、去湿、化毒之品,则攻补兼施,正旺而邪退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