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DRA-017 谷原希美作品2016年04月02日

NDRA-017 谷原希美作品2016年04月02日

肺本清虚之府,最恶者热也,肺热则肺气必粗,而肺中之液,必上沸而结为涕,热甚则涕黄,热极则涕浊,败浊之物,岂容于清虚之腑,自必从鼻之门户而出矣。夫真心痛,原有两症,一寒邪犯心,一火邪犯心也。

服后不可用饮食,须忍饥半日,尤不可饮茶水。 连服一月自然不忘矣。

 然而切肤之痛,前已备经,故一见邪再入太阳,惟恐邪之重入阳明也。 一剂而腹必雷鸣,泻水如注,再剂而水尽泄无遗,不必三剂也。

虚火之盛,出于真水之衰,不能制火,致火逆冲而上,血遂宜大吐矣,又何必咳而后出,盖肺气阻之也。其症痰涎稠浊,口渴呼饮,疼痛难当,甚则勺水不能入喉,此阳火壅阻于咽喉,视其势若重,而病实轻也。

夫脾胃相表里者也,血犯胃已伤中州之土,先天已亏矣,况更犯脾阴之后天乎。既无津液之灌注,必多炎氛之沸腾,痰闭上而火起下,安得不冲击而成厥哉?

然则治之之法,不可仅散肺之邪,而当急补肺之气;不可仅补肺之气,而尤当急补脾胃之土矣。此方解阳明之火,而不伤胃土之气,所以能和胃而辟邪也。

Leave a Reply